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宫斗文 >

我的丞相我的妻 作者:悠洛洛洛(下)

时间:2018-11-15 01:19 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强强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怀疑 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一个月,而慕言和白榆辞的军队也就以津洛城为中心,这么来回拉锯打了一个月。 每次开战的时候,不是白榆辞的军队夺了东篱的一块土地,就是下一战的时候慕言又夺了回来,而且还抢走了北陵的一个城市。 就在这几战的来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怀疑
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一个月,而慕言和白榆辞的军队也就以津洛城为中心,这么来回拉锯打了一个月。
 
每次开战的时候,不是白榆辞的军队夺了东篱的一块土地,就是下一战的时候慕言又夺了回来,而且还抢走了北陵的一个城市。
 
就在这几战的来回拉锯下,慕言和白榆辞二人都没占到什么好处。
 
但若要说占到好处的话,那就是只有此时正乐颠颠的给那些受伤将士看病的夏青了。
 
“哎哟!这可是中毒了!这么奇特的毒我还是第一次见,不愧是现任的西洛皇帝,这用毒可厉害多了。”夏青在看到一人瞳孔变成绿色后,他边扒着那人的眼睛边欣喜的说道。
 
慕言看着这一见到有人中毒就无比高兴的夏青,他不禁咳了一声,给夏青提个醒,让夏青别乱说话。
 
慕言的咳嗽声将欣喜的夏青拉了回来,只见突然脸色一变说道:“这毒不深,等我回去给你开几服药,按时服下就好了。”
 
慕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夏青在这军营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特希望这全军上下都中了毒,这样他就可以大显身手了。
 
一旁,那将士对着夏青行了一礼后,离开了夏青的军帐中。
 
夏青转头看着慕言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罢,慕言调侃道:“看看你有没有把人医死。”
 
“你说什么?”夏青怒号道:“你竟然敢看不起我这个天下第一神医?”
 
慕言无奈的说道:“若是你不在给那些人看病的时候,露出那猥琐的笑容的话,这一切还是好说的。”
 
“猥琐?”夏青反驳道:“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的笑容猥琐了?这分明是身为一名医者该有的善良和蔼的笑容。”
 
看着夏青那颇有干架的模样,慕言只得劝道:“好了好了,当我没说好吧,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问问你这几天给他们看病可有什么发现?”
 
听到慕言的话后,夏青叹了一口气,随后一脸沉重的回答道:“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夏青这般沉重的神色引得慕言皱了皱眉,他从未见过夏青有过这般模样,他忙问道:“什么秘密?”
 
听罢,夏青忙凑到慕言的耳边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发现啊,这背后主使是西洛皇帝。”
 
听到这话后,慕言看着夏青一笑,夏青看着慕言的笑容后,他也跟着笑。
 
而后,只见到慕言将手摁在腰间的佩剑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夏青,你再耍我的话,信不信我直接砍了你?”
 
看着已经有些气恼的慕言,夏青忙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我说真的了,其实我在这些将士的身上都发现了一种奇异的毒。”
 
说到这,夏青沉吟了片刻,他说道:“也可以说不是毒,是蛊。”
 
“蛊?”慕言问道。
 
夏青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它是以毒的方式下到人的身上,在这毒侵入到人体后,它就会借着人体内的血液成长,最后变成蛊,种到了人的体内,而且这种蛊一旦爆发,将会全军都感染上,待得下蛊的人一个命令,这些感染上的人将会为他所用,听他的命令。”
 
慕言眼神中划过一丝复杂,他问道:“那刚刚那个……”
 
“他应该就是中了这毒的第一人,说来这毒也是奇怪,我在西洛国的时候,虽然听过这毒,但是却无一人炼制的出来,所以我猜想,这毒应该也是西洛皇帝所为。”夏青说道。
 
看着夏青,慕言沉吟道:“那我们就只能这么任由这毒爆发,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吗?”
 
听到慕言的话,夏青愤愤道:“老子这么大一个神医摆在这里,你当是摆设的吗?”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慕言问道。
 
夏青说道:“废话,我方才开的药就是排出这毒的药方。”
 
慕言不解的说道:“你怎么会解开这毒的药方,你不是说这毒从来都没有人制出来过吗?”
 
夏青指了指自己说道:“你想想我之前的身份是什么?西洛太子啊!我既然知道这毒,那就肯定知道他怎么解。”
 
看着那一脸情绪激动的夏青,慕言只得劝着这位眼前这位大爷说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是西洛太子,什么都知道,今后这帐营中的将士的生死大事就靠您夏大爷了。”
 
夏青听着慕言的话心情大好,他说道:“放心,有你夏大爷看着呢,不会出事的。”
 
“对了。”说到这,慕言突然打断了夏青的话说道:“那个绿眼睛的将士,派人好好盯着他。”
 
“那将士怎么了吗?”夏青奇怪的问道
 
慕言听罢,他沉思了一会儿,回道:“我是怀疑这人是西洛皇帝的探子,怕他会做出对东篱不利的事。”
 
“你怎么这么清楚?”夏青说道。
 
“很简单。”慕言看着周围,确定没人后,他又说道:“因为他方才的反应。”
 
“反应?”这一回夏青更糊涂了。
 
慕言点头道:“是的,就是他的反应,其他中了毒的将士在看到你为他看病的时候,总是哆哆嗦嗦,浑身颤抖,就怕你一张口就说没救了,可是方才那个将士,在听到你说这是个奇特的毒的时候,他既没有反应,也没有追问你这是什么毒,按理说,要是有人知道自己身中奇毒的话,他们早就开始问“能不能治好”之类的话语了,但那个将士反应也太过于平淡了,就好像他自己事先知道了一样,可是能在你这个神医之前知道这毒的,除非了解这毒的人,几乎别无他人。”
 
夏青拍着慕言说道:“你小子,真有你的!”
 
可随后,他又说道:“不对啊,你说这小子是下毒之人,可哪有自己给自己下毒的,这不就是傻子吗?”
 
“如果他是被控制住了呢?”慕言的一句话将夏青的思绪打破。
 
“控制住?”夏青斩钉截铁的说道:“怎么可能,若是他们用蛊控人我不可能看不出!”
 
慕言沉声道:“夏青,你不会是忘了这西洛皇帝的傀儡术了吧?”
 
“那也不可能将那傀儡做的与真人无二!”夏青怀疑的说道。
 
慕言说道:“不,我觉得绝对有可能,你看那白榆辞,我们都知道他是被西洛皇帝给控制住了,可是为什么这北陵国上上下下,包括朝廷都没有一丝异样,这只能解释为,他们都不仅没有发现白榆辞被控制,而且这白榆辞还经常面见他们,给他们发号施令。”
 
慕言的话引起了夏青的深思:这天下怎么会有傀儡术如此高超的人?
 
慕言看着仍有些疑惑的夏青,他拍着夏青的肩膀说道:“相信不可能。”
 
—————————————————————————————————————————
 
北陵国。
 
在听到来人的禀报后,浅安拍桌而起,他问道:“你是说东篱那里有一个医师能解我那些毒师所下的毒?”
 
禀报的人说道:“不仅如此,距探子来报,这医师还会解蛊。”
 
“这怎么可能?”浅安不可置信的道:“蛊,应该是只有我们西洛的人才会的,按理来说,他们应该都恨透了其他国家,怎么可能又去反过来去帮助他们?”
 
“这属下也不知道,但是那探子说,这医师是东篱皇帝的好友,且来路不明。”那人又回道。
浅安沉吟了一会后说道:“好的,本君知道了,你下去嘱咐那人随时关注东篱那边的消息。”
 
“是。”
 
待的那人退下后,只听见书房的大门被人打开,白夕颜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她对着浅安说道:“西洛皇帝,你说过你会帮我把萧九歌引出来的,这都一个月了,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甜梦文:www.tmwk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