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番外文 >

我在乡下称王称霸+番外 作者:倚窗寒花

时间:2018-11-15 00:54 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豪门世家
文案 顾屿非18岁那年突然疯了,疯的彻底,逮着个女的就喊妈,逮着个男的就喊爸。 世人皆觉得意外和怜悯。 意外他这个天之骄子从此跌落泥潭、光环不在,怜悯他家世显赫却成了个无用的傻子。 疯了的顾屿非在这个正常人的世界显的是那么的突兀,就像黑与白从来
 
文案
 
顾屿非18岁那年突然疯了,疯的彻底,逮着个女的就喊妈,逮着个男的就喊爸。
 
世人皆觉得意外和怜悯。
 
意外他这个天之骄子从此跌落泥潭、光环不在,怜悯他家世显赫却成了个无用的傻子。
 
疯了的顾屿非在这个“正常人”的世界显的是那么的突兀,就像黑与白从来不是能融为一体的。
 
格格不入的顾屿非去了乡下,那里虽然鸟不拉屎、荒无人烟,却是他的天下。
 
****
 
多年以后,骆东升对着顾屿非说着土味情话:“他们说你是毒,我便以毒攻毒”
 
顾屿非:“....”
 
 
cp:真.蛇精病受×表面笑嘻嘻心里mmp的吐槽精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屿非、骆东升 ┃ 配角:顾英、顾长山、何莹、陈圆、陶教授等 ┃ 其它:甜文、情有独钟、种田文、欢喜冤家
 
 
 
第1章 无情霸总契约小情人01
  H市,弗西郊外人迹罕至,花鸟虫兽遍野。成林的红杉树郁郁葱葱,看不到边际。
 
  一座大宅悄悄矗立在丛林深处。
 
  大宅占地面积不小,连带着外面的围墙,以及种植蔬菜瓜果的田地约有六亩。
 
  宅子有些老旧,似乎是有些年头了。背阳处的白色墙壁上的墙皮有不少已经发黄、起泡。
 
  墙角蔓延而上的藤蔓爬满了半面墙壁,分支如同蛛网,密密麻麻四散开来。
 
  远远看去,黄一块、白一块的斑驳陆离。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月亮如一把弯刀高挂,月色如水。
 
  月亮的光辉不似太阳耀眼普照,照亮的永远是自己的方寸之地。因此天空仍旧黑的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四下静寂中,田畔中的蛙鸣和虫声唧唧被无限放大,掩盖了一切细微的声响。
 
  “沙沙沙~”
 
  不远处,田地里的一块苞米地,果实累累的苞米柑子突然无风自动起来;隐约可见有什么东西在苞米地里穿梭,声响直至苞米地的尽头。
 
  尽头的两排苞米杆子被一双手从中撑开,两个人弓着腰从里面钻了出来。
 
  出来的两人一高一矮,身高差距甚远,看不清面貌,只看轮廓依稀能辩出是两名男x_ing。
 
  这两人行为举止鬼鬼祟祟,刚出苞米地便就地蹲下凑在一起小声嘀咕起来,偷偷摸摸的样子十足像个贼。
 
  其中矮一些的那个左右张望了一番先开了口,他声音很小,好像生怕给人发现了。
 
  “东升,车库钥匙你可拿了?”
 
  被唤作东升的高个闻言,往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拎在手上晃了晃。“在这呢。”
 
  矮个的睁大眼睛,视野中模糊一片,隐约能看到一点白光微闪;他有些激动起来,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一点。
 
  “好好好,现在走。”
 
  他连连说了三个好,忍不住抬头望向围墙外的簇簇红杉树影。眸中一亮,内心澎湃不已,心如飞鸟想要往外飞腾,因为那里是他向往的自由。
 
  矮个的其实并非毛头小贼。
 
  他姓顾名屿非,是H省房地产大亨的独子。
 
  只是辉煌是曾经,现在顾家已经不复存在,而他被囚禁于此苟且偷生。
 
  顾屿非常常想,这是他偷来的命,因为他本该随着跳楼自杀的父母一同死去。
 
  父母死后他自杀了,濒死之际内心的不甘喷涌而出,往生在眼前回放,那个幸福快乐的曾经就好像在嘲笑着他的无能逃避,像个孬种。
 
  血液在流逝,意识在消散,在彻底昏死过去的那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他不能死。
 
  是啊,他不能死;他家仇未报,他的仇人还在外逍遥快活,他就这么软懦的赴死,他父母若是泉下有知会瞑目吗。
 
         他不该轻易的断定生死,更不应该当个逃匿的懦夫。
 
     从此,仇和恨是唯一能让他活下去的勇气。
 
  只是仇人将他囚禁于此便在未出现,他等啊等,等的不知道都过了多久。
 
  他宛如一只笼中金丝雀,与世隔绝,被喂养的手无缚j-i之力。
 
  那人手段狡诈,企图用时间一点点磨去他的爪牙。
 
  可那人却不知,活着的每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种折磨;这折磨如同一把钝刀,日积月累的仇恨就是那块上好的磨刀石,时间久了钝刀也就锋利了。
 
  他盼啊盼,盼了不知道多久,只知道有一天,他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突然被打破了一个口。
 
  他情同手足的昔日玩伴骆东升,终于找到了他。
 
  他被困于郊外,没有一点网络信号,方圆百里不见人烟,他能找到他可见是花了多大的力气。
 
  今天,是他们约好逃出这个囚笼的日子,骆东升为他打点好了一切,只要出去,只要出去他就自由了。
 
  “你有多少把握。”
 
  他知道他不该问,这话出口便是质疑。但这对他太重要了,机会只有一次,容不得半点差池。
 
  骆东升道“你放心。”
 
  顾屿非忍不住s-hi了泪眶,眼前这个男孩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已经长大了。
 
  他望着那个跟他年龄一样却眼中尽显沧桑的男人,心疼又无奈。
 
  他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本是天真浪漫,现在却因为他快速成长,而他只能接受他的帮助,其余没有一点余力。
 
  顾屿非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压下心中纷乱的情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珍藏的红色小本子,塞给了骆东升。
 
  顾屿非道:“这是东区的一套别墅,也是我的全部。”
 
 
  骆东升闻言一愣,满面惊惶之色。
 
  “你这是做什么。”
 
  顾屿非淡淡笑着,笑容苦涩。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不想便宜了那个人。”
 
  他又接着道:“你不要有压力,等我出去你在给我,可好?你这,我放心。”
 
  骆东升到嘴的拒绝哽在喉咙里,看着他半响,吞了下去。话到如此,他已经斩断了他的退路。
 
  骆东升沉默起来,不在说话。
 
  顾屿非知道他应下了,便也由着他想了。
 
  他看了看逐渐朦胧的月色知道他们该走了。
 
  他站了起来,刚踏出一步,忽觉一股酸麻的疼痛从脚底蔓延上来,脚上如绑了秤砣,动弹不得。
 
  他晃悠了两步,差点栽倒在地,骆东升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顾屿非拢了拢心神,面上并无半点表现。
 
  他身子自从自杀后就愈发的差,身体日渐衰落在他的意料之中。
 
  “无碍。”
 
  他怕骆东升担心,伸直了身子如常的走动,他仗着天黑悄悄擦去额角的冷汗。
 
  顾屿非像是给他证明的似的,又往前走了几步。
 
  寸步难行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看,我很好....”
 
  顾屿非回头望着骆东升,嘴角硬提起的笑还僵着,话语未落他突然眼一闭,闷声倒了下去。
 
  顾屿非倒的毫无征兆。
 
  与此同时,苞米地附近突然一亮,手电筒打出的束束光芒四下摇晃,叶Cao窸窸窣窣,4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孩快速窜了出来。
 
  4人并不说话,低头将人挪上担架就要朝大宅行去。
(甜梦文:www.tmwk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