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主角他爹 作者:半妖的风情(下)

时间:2019-12-03 10:18 标签: 幻想空间 穿书 快穿
第66章 养娃从小抓 大年三十的天有些阴沉沉的, 还夹杂着些许的小雨,但却丝毫不影响过年的喜庆。 宁致走在镇子上, 大街上、商店里, 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绝于耳, 四处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他穿过一条狭窄的胡同,来到君家院前, 只见院门大
 
 
 
第66章 养娃从小抓
  大年三十的天有些阴沉沉的, 还夹杂着些许的小雨,但却丝毫不影响过年的喜庆。
  宁致走在镇子上, 大街上、商店里, 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绝于耳, 四处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他穿过一条狭窄的胡同,来到君家院前, 只见院门大敞, 木门上贴着喜庆的对联,跨过门槛,但见小院收拾的整齐干净, 哗啦啦的水流声从水井边传入耳际。
  他抬头望去, 就见宋春华背对着他蹲在水井边清洗着蔬菜,蹲在她身边刘蛋蛋吸着鼻涕在冒着热气的水盆里帮忙。
  “奶奶, 看看蛋蛋洗干净没有。”
  宋春华接过刘蛋蛋洗干净的菜叶子, 认真的检查了一遍, 夸奖道:“蛋蛋真乖!”说完,她就着腰间的围裙擦了擦手, 从口袋掏出手帕, 一边帮他擤鼻涕一边心疼道:“瞧你这小.脸, 都冻红了, 快回去屋去,让你.爷爷给你灌个热水袋暖暖手。”
  “奶奶,蛋蛋不冷的。”
  宁致会心一笑, 刘蛋蛋可不傻,君家大事都是君校长拿主意,但君家一年到头也没几件大事,所以君家都是师母宋春华做主。蛋蛋抱紧宋春华的大.腿,小日子别提过的有多滋润。
  他抬起脚,正准备上前跟师母打了声招呼,刘蛋蛋正准备回屋,抬头瞧见站在院子里的宁致,咧开嘴角喊道:“奶奶,爸爸来接我啦。”
  宋春华闻言身子一僵,旋即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东西,缓缓转过身,神色不自然的道:“水生来了。”
  “师母,我来接蛋蛋回家。”
  “先进屋喝杯茶吧,弈儿、弈儿他也等你了一天了。”
  宁致笑了笑,婉拒道:“时间不早了,家里只有我哥一个人在忙,我得回去帮忙,明天我再上门拜访。”说罢,他低头对刘蛋蛋招手,“蛋蛋,跟奶奶说再见。”
  屋子里的君弈早在刘蛋蛋开口时,就竖起了耳朵,他矜持的等着人进屋,可等了几分钟,迟迟不见来人的身影,心下一咯噔,该不会是走了吧?
  想到这儿,也顾不上父亲打趣的眼神,放下手中的书,快步追了出去。
  “水生。”君弈追到小.胡同,果然见到那一大一小撑着雨伞的背影,他按下心头的雀跃,追上前,抿了抿唇,道:“怎么没进屋喝杯茶?”
  宁致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舒展着眉宇柔声道:“我得赶回去准备年夜饭,明天我再来看你。”
  君弈温顺的垂着头,眸光对上刘蛋蛋好奇的眼睛,老脸一热,支吾道:“要不我骑车送你们回去吧。”
  “不用的。”宁致弯起眉,狠狠地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轻声把不情不愿的君弈劝回去,弯腰抱起体重又增加了不少的儿子,快步赶回村子。
  赶到村口时,天色已经渐暗,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断断续续传入他的耳中。他回到家中,但见灯火通明的厅堂中央摆放着热气腾腾的年夜饭。
  刘根生从房间走出来,手中拿来一瓶米酒,招呼道:“回来了?正好饭菜也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点鞭炮了。”
  刘蛋蛋挣扎着从宁致的怀中爬下来,麻溜的从厨房取来火柴,扯着刘根生的大.腿撒娇道:“大伯,我来,让我来点。”
  刘根生神色缓和,刚想应下,宁致直接拎起刘蛋蛋的后衣领,接过他手中的火柴,交给刘根生,道:“小孩子不能玩这么危险的东西,爸爸给你准备了摔炮,等会儿吃完饭给你玩。”
  刘蛋蛋撅起嘴,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随即屁颠颠的跟着刘根生,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炸的人震耳欲聋,在这份欢庆中,一家人和乐融融的享用丰盛的晚餐。
  饭毕,刘蛋蛋拿着摔炮出去找铁头,刘根生备好茶水跟瓜子在厅堂,不到一会儿,便有关系近的村民陆续上门,人一多,就有人提议打牌。
  一年就这么一次喜庆的日子,宁致自然不会扫兴。他让大伙儿先坐着,自己则是去村里的小卖铺买纸牌。
  小卖铺的老板叫赵伟,四十来岁,人有些胖,但白白.嫩嫩的,见人就笑。此时偌大的店里聚拢着不少村民,刘婶也在其中。
  刘婶正在跟大伙炫耀女儿给她买的新衣服,看到走来的宁致,戳了戳身边陈丽他妈,意有所指道:“二流这孩子可算是出息了,这不,上回我表侄女来玩,还偷偷跟我打听水生的事,我表侄女可是个大闺女,还是高中生呢。”
  陈丽他妈也瞧见‘刘水生’了,她又哪里听不出陈婶话里的意思,不就是说她当初嫌弃、看不上的人,现在发财了。
  她望着步伐沉稳的青年,不过半年的光景,二流从一个一无是处的混子到现在盖起了小洋房,听说家里的家具全部都是新打的,要说心头没有悔意,那是不可能的。
  当初这二流看上她闺女,她嫌二流游手好闲没本事,配不上她闺女,就顺了闺女的意思,提出彩礼来为难人家。
  五百对普通人家来说,不算多,但对当初的二流来说,却是一笔巨额,如果他拿的出来,她另有由头打发了二流,如果拿不出来,那就更好了。
  只是瞧着他日子越过越好,心里开始有些后悔当初为难人家。
  毕竟她闺女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带个孩子,好人家瞧不上她,太差女儿瞧不上,唉!
  陈婶哪里看不出她脸上的后悔,不屑的哼了一声,站起身热情的上前跟宁致打招呼,“二流啊,来买东西啊!”
  宁致点头,礼貌的说了几句喜庆的话,又称了些糖果发给在场的人,招呼众人有空上家里玩。
  陈婶望着大伙手中的糖都没她多,喜滋滋的把糖塞进口袋,笑的合不拢嘴,“二流这孩子也真是太客气了,上回他去接大刘,回来给我带了不少黑木耳,上次去他家吃搬迁酒,又给我家刚子塞了一兜的饼干和奶糖。”
  旁边有人应和道:“他也给我家送了,这不,我家小花每次去他家找蛋蛋玩,都能揣些奶糖回来。二流这孩子根子不坏,就是被镇上那伙混子给带坏了。”
(甜梦文:www.tmwk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