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烂梗驸马 作者:无德无能(上)

时间:2019-11-28 12:28 标签: 甜文 生子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文案 慕轻尘是个驸马,而且是第一个敢休妻的驸马。 然而休妻这天她被雷劈了,人虽没有大碍,但脑子里突然装满了驸马文烂梗(契约梗、裹胸布梗、女扮男装梗、纨绔子弟梗、重生梗) 【契约梗片段: 常淑拍拍枕头:夜深了,快些睡吧。 慕轻尘:呵,说好的三年为
 
  文案
  慕轻尘是个驸马,而且是第一个敢休妻的驸马。
  然而休妻这天她被雷劈了,人虽没有大碍,但脑子里突然装满了“驸马文烂梗”(契约梗、裹胸布梗、女扮男装梗、纨绔子弟梗、重生梗……)
  【契约梗片段:
  常淑拍拍枕头:“夜深了,快些睡吧。”
  慕轻尘:“呵,说好的三年为期分开睡,你为什么不打地铺!?”
  常淑:“……我们都同床共枕五年了。”
  慕轻尘:=口=
  聪慧无双却突然玩烂梗的驸马vs完美人设长公主
  不正经文案:驸马界出了个扛把子!
  套路颇野,全篇烂梗,一位驸马满足你所有想象。
  (因为剧情需要,所以是ABO设定——alpha称为耶主,omega称为子郡)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轻尘,常淑 ┃ 配角:亦小白,常鸢,向子屹,林品如等 ┃ 其它:美好结局
 
 
第1章 契约驸马上线
  “慕轻尘被雷劈了!”
  大华嘉盛二十九年,七月初一。一则最新的皇家八卦,沸腾全帝京。
  一队胡商验过通关文牒后,进入西市,他们日夜兼程,颇为疲累,进到一小摊,要了数碗羊杂汤,问摊主:“慕轻尘?穆宁长公主的驸马慕轻尘?”
  摊主点点头,乐呵呵地掀开锅盖,滚滚蒸雾瞬间腾起。
  一新罗人也负手进来:“被圣上钦封为十九学士的慕轻尘?”
  摊主又点点头,说,正是。
  霎时,胡商也好,新罗人也罢,俱都拔高声线齐声发问:“就是那个人送外号‘老虎屁股’的慕轻尘!?”
  一个你敢招惹她,她就敢在三天之内刨你家祖坟,把里头十八位老祖宗拖出来鞭尸,以至于你家老祖宗给你托梦的慕轻尘!
  她的心中没有人伦,是丧尽天良的代表。
  京城、皇城、宫城,但凡有生命体出没的地方,都把“看到慕轻尘绕道走”,奉为金科玉律。
  两人唏嘘不已,喟叹说:“果然,作恶自有天来收!”
  哐当。
  摊主的锅盖吓得掉到地上,他比出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切莫口无遮拦。岂料一回头,摊内已经挤满客人,来自拂林的、波斯的、大秦的、小勃律的……纷纷c.ao着异国口音,让他说说这个百年难得一遇的“雷劈门”。
  摊主没辙,猜想他们大都是今日才抵京,只好把昨日传开的八卦说与他们听:“这事说来话长,我就与各位长话短说。主要是我这小摊还要做生意……”
  几个人等的不耐烦,吆喝几句,让他快将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讲出来。
  摊主讪讪地摸摸鼻子,认真道:“起因是昨日慕轻尘要休妻,休掉长公主!”他怕自己说得不够清楚,强调道,“休掉穆宁长公主常淑!”
  “啊!”
  众人惊骇。
  大华朝的公主们地位尊贵,只有她们休驸马的份,万万没有哪个驸马敢休公主的。
  摊主做出夸张的表情:“结果可想而知,龙颜震怒啊!这叫什么?天子之怒,天怒啊!所以呀,”他惋惜道,“酉时三刻,她刚出朱雀门就被从天而降的一道惊雷,劈了个正着!巡逻的金吾卫吓得都摔下马了!”
  “嗦嘎!”
  一倭国人甩开扇子,用蹩脚的汉话好奇地问:“穆宁长公主高尚娴雅,才貌无双,与慕驸马素来恩爱,况且……慕驸马颖悟绝伦,怎会做出休妻这等行差踏错之事?”
  其中必有猫腻。
  “这就不得而知了。皇家秘事,岂是我等小民可以窥探的?不过,慕轻尘……怕是活不成了。”这一道雷劈下来,定然把人劈得外焦里嫩。摊主耸耸肩,转过脸遥望瓦蓝瓦蓝的天际,眸光深远,举手托腮,作沉思状……
  众人跟随他的指引,神思也一阵飘忽,于骄阳热浪中飘忽出西市坊门,飘向东北方,飘进十六王宅。
  十六王宅,穆宁长公主府,郁华斋。
  灰白的地砖。偌大的院子。院内纷乱且杂沓的脚步,医徒、宦官、宫婢、嬷嬷、府兵……似陀螺般来回穿梭。
  右侧游廊下,一身穿天青色衣裙的女子立在微风中,细纱的衣料薄如蝉翼,衬得她犹如一只轻巧的蝴蝶。
  她右手执一把粉色绢面折扇,桃花扇坠的丝绦因她颤抖的身体而阵阵摇晃,左右则跪满宫婢,每个人都蜷缩着身子,豆大的汗珠糊住脸上的面脂,顺着眉骨滴落在地。
  鼻息间全是生熟药材的味道,味道愈来愈浓烈,像急促响起的离丧铃。
  前头屋子的门打开,门轴“嘎吱”一声。
  太医署的白胡子老头们踉踉跄跄的出来,一副三魂七魄丢到大半的模样。
  太医令林渊哽咽道:“长公主殿下,请恕老臣无能为力啊!”他声泪俱下,携众人拱手磕头,“下官术业浅薄,实在不知什么药能治得住天打雷劈。”
  常淑捏住桃花扇的手指渐渐用力,骨节透出狰狞的苍白。
  好一会,她泠泠音色微微发颤:“驸马现在如何了?”
  “弥留之际,已入式微。”
  常淑闻言,当即晃了一个趔趄,跌坐于栏沿上。
  宫婢们的嘤嘤哭声霎时响起,慢慢的,慢慢的汇聚成流,于院间回荡,仿若僧侣们的梵语唱诵,余音缭绕。
  慕轻尘的眉间微微一皱,只觉有什么声音打扰她的清梦。她的梦境一片漆黑,隐隐有薄雾笼罩在身旁。
(甜梦文:www.tmwk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