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重生之萌宠碰瓷实录 作者:炒饭江南

时间:2019-11-28 12:24 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仙侠修真
文案: 重生的君芷再三提醒自己,要心似钢铁,以免再遭暗算。 可就在上山拜师的路上,一时不察还是心中一软,给路边的小母狼疗了疗伤。 然后,就被这蠢狼碰瓷了 从此多了个拖油瓶。 这已经非常糟糕了。 更糟糕的是,千辛万苦将这狼拉扯大之后,还被反了攻 内
 
  文案:
    重生的君芷再三提醒自己,要心似钢铁,以免再遭暗算。
  可就在上山拜师的路上,一时不察还是心中一软,给路边的小母狼疗了疗伤。
  然后,就被这蠢狼碰瓷了……
  从此多了个拖油瓶。
  这已经非常糟糕了。
  更糟糕的是,千辛万苦将这狼拉扯大之后,还被反了攻……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芷 楚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前世
  作为无主孤魂在世间飘荡了整整百年,君芷还是没能等来天下太平。君家全灭那日,她站在东楚皇宫十里之外的僻静角落,将那滔天孽火看得真切。巍峨的宫墙坍塌颓败,与泥土为伴之时,她痛了百年的神识,在那一刻,并没有得到解脱。
  东楚灭国带给她的,竟然只是淡漠。
  放下心中执念的野鬼,即使并无香火供奉,它也能安心再入轮回。
  君芷不明白,自己的执念是什么。
  “都是报应。”第二日,她在一个茶楼的房梁上挂着乘凉时,听到有茶客如是说,“君家发生这一切,都是报应。”
  换作平时,议论皇家,当以死罪论处。但如今,皇家不过是灰烬里的一抔尘土,权柄也随之付之一炬,再也不构成威慑。成王败寇,他们如今要尊崇的陛下,换人了。
  大家以前想说又不敢说的,如今能够畅所欲言了。
  “你又知道了?不愧是天上知道一半地上全知道的包打听包三爷啊。”另外的茶客道。
  这句赞美,足够让包三爷将一切和盘托出了。
  “我自然知道。我那堂兄,不瞒你讲,就是东楚皇城里的侍卫,陛下曾经还赏过他金豆子呢。”
  大家都说厉害厉害。又有人问:“拜托老兄快说吧,听完我还要干活去呢。”
  “君家现在皇帝的姑n_ain_ai,九公主君芷,当年将将及笄之年,驸马已有人选,却在这个时候假扮皇子入齐国为质子。”包三爷喝了一口茶,故意吊着所有人的胃口,“三年之后,东楚出兵攻齐,兵临城下之际,齐国将质子绑着上了城楼,谁成想……”
  “谁成想?”听的人都伸长了脖子。
  “当时御驾亲征的,是九公主的爹,咱们的武王陛下,有百步穿杨之神技。”包三爷再卖了个关子,细细喝了口茶,“听那假扮质子的君芷公主在城楼上‘父皇父皇’地叫,说时迟那时快,嗖地一声——”
  连挂在横梁上的君芷都竖起了耳朵,包三爷啪地一掌拍在桌上,“武王箭无虚发,只用了一箭,就s_h_è 穿了城楼上九公主的心。”
  人群发出几声唏嘘。不过也只是几声唏嘘之后,有人说:“九公主虽然死掉了,但是为东楚赢了多少城池啊,我觉得九公主的死,很……”
  “咄!那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灭了。白死了。还是死在自己生身父亲手上。不知道这个倒霉的九公主,当日瞑目没有,尸骨谁帮她收的,死后又咽不咽得下那口怨气去投胎。”
  “哎,我听说,这次来攻城的西凉,军师是个懂招魂的方士,会好些法术,所以君家才着了道儿。”
  “切,那有啥,我听说的是,西凉旗下有一支鬼军,全都是修行上百年的妖精,专门吸人精魄。所以才以这么快的速度灭了南燕之后又灭了东楚。”
  “嘘……”
  君芷挂在那里,抬手摸摸左边的胸口,已经没了什么感觉。
  她永远记得事情的伊始。
  那日芙蓉殿的眉妃娘娘将她请至宫内喝茶,备了四样点心,都是她最爱的。一绿豆,一马蹄,一桂花,一山药。君芷爱甜,母亲在世时常亲手做点心给她吃。可因母妃是因忤逆父皇而遭冷落,寡欢而死。自娘亲去世,她也不敢多事,这样好的糕点已经许久不沾了。茶至一半,眉妃便开了口,说有个不情之请。
  她当然受宠若惊。这眉妃乃是彼时宫中父皇跟前最大的红人,按辈分又是长辈。因此她道:“怎么当得起母妃的请字。但凭母妃吩咐。”
  眉妃便说,大国纷争,处于劣势的要想求得安宁,唯有两法。一是以公主进献,前去和亲。二是以王子为质,屈尊软禁于强国,以示和平诚意。
  君芷心里很是痛苦。尽管东楚已没有太多疼她顾她之人,到底是生身故乡,怎可说舍就舍?嘴里那口糕顿时难以下咽,含泪问道:“莫非是,要君芷前去齐国和亲么?”
  眉妃又笑了:“齐人狡诈,觉得公主和亲难保万全,须得以王子为质。”
  也不知是这眉妃驭人功力太厉害,还是当日糕点里下了迷药。最后君芷同意了假扮男儿身,入齐国为质。毕竟父皇膝下子嗣单薄,只有三皇兄和七皇兄两位王子,三皇兄且微有残疾。
  其后就是三年的质子生涯。
  期间受的明枪暗箭不消细说。
  单说一样,假扮男子就很要命。为了不被识破,几乎都不说话。被押上城楼那一日,她已经失语数月,挣扎着才能把“父皇”二字喊将出来。
  ——父皇,我是君芷啊。
  到如今,想起来真是个笑话啊。被送去齐国那一日,她尚且叮嘱七哥,“记得护得父亲龙体安康。”
  七哥也含泪注视她,“谢谢你,小九。你的恩情,七哥永志不忘。”
  可是那一日,兵临城下,父皇亲征,骑马侍立一旁的,正是七皇子君赭。
  若不是这破落茶棚里听得有人谈起,她都不知道自己对这些事情还记得如此清楚。
  忽而,有两名西凉兵士走进茶棚,脸上都有刺字,只是不知是何类文字,大喇喇往那一站,对着包三爷他们那一桌,笑得形同鬼魅:“给本大爷让开。”
(甜梦文:www.tmwk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